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罗启锐没提名金像奖对不起团队

2018-10-30 11:54:18

罗启锐——没提名金像奖对不起团队

在香港电影界,罗启锐因编剧而成名。然而,因为一只苍蝇的意外死亡,这位颇具名气的编剧毅然在脱离导演行列多年后卷土重来,担当先锋的是,正在目前港人中间掀起观影热潮的《岁月神偷》截止目前,香港本土票房力超过两千万压好莱坞大片《爱丽丝梦游仙境》,而在4月16日,该片也即将在内地全面公映。(撰文/李帅 摄影/康宁)

其实不光是票房成绩喜人,就在本届香港金像奖的提名中,《岁月神偷》也拿下了男女主角在内的六项颇具分量的奖项提名,即将与《十月围城》等众多大片一较高下。可是即便如此,导演罗启锐心中还是有个不小的遗憾,因为不懂金像奖的提名流程,他和他的电影、团队与电影、导演这两个分量的奖项提名擦肩而过。罗启锐说,他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团队,毕竟他们那么辛苦的拍片,付出了那么多。

■腾讯娱乐:这次为什么会想到拍摄这样一部题材的电影?

罗启锐:主要是因为这个是我童年的故事,我想自己来拍,而且就是我想重新当导演。因为我从八几年开始当了编剧这么多年了,我觉得有点儿闷了,有点儿孤独,后来又觉得当编剧有点儿寂寞,那我想就重新出来拍片吧。所以就把那个故事拍出来。

■腾讯娱乐:当编剧会寂寞?

罗启锐:因为你写了几个故事之后呢,你每天都是对着电脑。你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很多人跟你一起工作,就自己一个人工作。每天都是你跟你虚构出来的人物来谈话,虚构一个人物又虚构一个人物来谈话。慢慢的你就觉得自己好像都钻在一个小房间里面,就很怪异。我记得有一回在内地一个地方,我每天打开窗就看到一条路,每天我的房间里只有一只苍蝇陪伴我。它每天飞来飞去,过了几天我发现苍蝇都死掉了。我发现它的尸体在沙发的一个角落,我就说哎呀,连苍蝇都死掉了,我不要当编剧了。

■腾讯娱乐:一只苍蝇的死引起了你回归导演的道路?

罗启锐:对。

■腾讯娱乐:那这次《岁月神偷》为什么选择了吴君如?之前她一般都走无厘头风格啊,那怎么会想让吴君如演这种悲苦的底层妇女?

罗启锐:开始的时候当然是想找个跟角色接近一点儿的演员的,可是我后来又想,如果我找一个这样的演员的话,那对观众来说也没什么惊喜,大概都猜得到是怎么样的啦。那我就想不如找个他们猜不到的、我觉得有潜质的人来演吧。我就先找到了任达华。我觉得他有这种潜质,但是好像所有人找他要么就是演警察、要么就是演大哥。我就说不如就演个很草根的做皮鞋的人吧。结果我才跟他说了几分钟,他就说我非常喜欢这个角色,我来演吧。

■腾讯娱乐:您刚刚提到两位主演身上有潜质出演,到底是什么潜质?

罗启锐:我觉得达华他有种顶天立地的感觉,他是那种你很相信他、很愿意托付的男人。如果他演绎一个很草根的男人的话,那我就在想象,做人主要的就是保住个顶,我觉得这句台词他来说的话一定会很能打动观众的心,我就决定用他。君如我跟她认识很久了,我喜欢她的演技,她演戏的节奏感很好的。而且我后来就发现,即使是平民的角色,她也会加一点儿深度的东西进去。我就觉得这人蛮有趣,就开始谈合作的可能。她听完之后就给我很多意见,我就把她的意见放进去给她看。结果她看完就跟我说,我从来看剧本都是一张纸一张纸看的,你的剧本我是从电脑去看的。我是一个很不喜欢电脑的人,看电脑很累,但是你的剧本我是用电脑看完的。看你的剧本有两个次:次用电脑看剧本;次我居然看电脑剧本看得哭了。我改了一稿一稿给她,第五稿她决定接受了。但是她也跟我说,看了五遍每一稿还在哭。我就觉得她如果有这种感受的话,那一定是跟角色有共鸣的。

■腾讯娱乐:您这部电影的男女主角双双入围金像奖,而且夺奖呼声都比较高,君如还被媒体视为影后的大热门。

罗启锐:是吗?我是非常希望她能拿到这个影后,我觉得她还有很大的突破。

■腾讯娱乐:拿到影后也是对电影的一种肯定。

罗启锐:对。希望她能拿到。

■腾讯娱乐:报道说《岁月神偷》在香港的票房超过了《爱丽丝》,原因之一在于浓厚的香港本土特色。但是电影即将在内地上映,内地观众可能对香港本土不了解。您能不能告诉我们,电影中吸引内地观众的是什么?

罗启锐:对内地市场,我是不敢猜也猜不到。我是希望大陆观众也喜欢这部电影了,像柏林的观众一样。柏林的观众对香港更陌生对不对,可是他们很有共鸣,所以我是希望大陆观众也能喜欢。因为毕竟六十年代的香港和六十年代的大陆其实也差不很远,都是很穷嘛。我觉得电影吸引人的就是兄弟的感情,还有父母对子女的感情。就是父女情跟兄弟情。因为我在柏林的时候我看他们刚开始也不知道来看什么电影,刚开场的时候欧洲的观众都是很随意的,大摇大摆的进去。可是戏完了他们出来的时候都是搂在一起的,眼睛红红的,一个家庭的走出去,我就觉得那个戏可能某个方面打动了他们。

■腾讯娱乐:亲情是全世界通行的。这回《岁月神偷》上月在柏林电影节上夺得水晶熊奖,在本次金像奖中也获得了包括男女主角和编剧在内的六项提名,但是影片提名遗憾出局,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导演自己对电影的呈现有没有遗憾在其中?

罗启锐: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提名的时候我的影片根本没有公映。因为那个时候我的电影刚拍完,也不知道怎么宣传才好,然后他们说不如我们先公映几场吧,当成去年的电影。后来我们才知道公映需要得到两三百票,但是导演和电影需要几千票,我们才放映了五场,每场一百多张票,根本不够。明年也不行了。这也是我的一个遗憾,没提名我对不起我的团队啊,他们这么努力,但是连个提名都没有。

■腾讯娱乐:《岁月神偷》是香港本土电影的典型。但实际上在97年之后,香港和内地的合拍片越来越多,而且也慢慢被很多观众接受,到现在十几年,评论说是黄金期,那请问您怎么看合拍片和本地片的问题?

罗启锐:其实两者之间对我来说没什么大的区别,要看题材嘛。比如《岁月神偷》,它肯定是本土片,肯定要在香港拍,用香港的演员。如果是发生在内地,那我们就应该用内地的演员和场景,那就变成合拍片了。我觉得一个导演不应该把自己局限于拍合拍片或者本土片,我觉得都应该尝试。

■腾讯娱乐:您也会尝试吗?

罗启锐:会的。其实我之前很多电影都是在内地拍的,比如《宋氏三姐妹》,都是在内地拍的。现在已经在谈了。

■腾讯娱乐:现在香港很多导演青睐合拍片也是出于商业市场考虑。而您之前的采访中曾经说过由于感兴趣的题材比较边缘化,很难找到投资?过去的影片基本上是靠什么样的方式收回投资的?

罗启锐:对,挺难找投资。至于收回投资,也可能是公映了以后口碑不错吧,其实有好几部片子都卖的不错的,比如《秋天的童话》,还有《宋氏三姐妹》。《宋氏三姐妹》可能在香港卖的不多,但是在日本卖的很厉害,卖了一年到两年,我都没想过一部电影能卖一两年。等我第二部电影去宣传的时候发现:哎,它怎么还在公映?海外市场也是很重要的。

■腾讯娱乐:评价一下这届入围的金像奖影片吧。

罗启锐:我都看过,我觉得都蛮不错,都有不同的类型啊。比如《十月围城》是一部很大型的商业片,《天水围》是一部小品文艺片,都不错。

弹簧平衡器
吊装炭化炉
乙二醇苯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