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英雄理应得到崇高的敬意

2018-10-31 14:35:26

英雄理应得到崇高的敬意

“她只是睡着了,怎么可以这么自私扔下我?”——薛明(化名)在同学搀扶下离开安放遗体的急诊楼,走到百米外失声痛哭,其间因悲伤过度晕倒被送医。他的父亲和母亲,是在河北肃宁县枪击案中牺牲的政委薛永清及不幸逝世的妻子。

“多少次巡逻经历风雨的淬火,多少次走访暖热百姓心房,多少次出现场,在盛夏的正午奔向阳光,多少次追逃犯,于严冬的深夜走进寒霜!”这是一首诉说警察故事的诗歌。和所有人一样,他们是凡夫俗子,却也是钢铁卫士。他们既有小桥流水、渔舟唱晚的情怀,也是别人的慈祥父母、活泼儿娃。在警情中锻造出一方平安,在危难中撑起一方希望,在人民需要的时候,他们随时准备挺身而出!但很多仅仅是从港台警匪片中勾勒出警察定义的人们,对这个神圣群体又了解多少?

河北肃宁县枪击案发生后,络中弥漫着对于逝去英雄的祭奠和哀悼,也有一部分人发挥出“看客心态”:犯罪嫌疑人据说有精神病,却给公安干警造成伤亡,看来是要提高战斗力了。这种脱离于现场的想当然,既是对案件事实的背离,也是对公安干警的一种错误评价。

事实上,案发后接到报警的肃宁县警方组织近20名民警携带枪支时间赶到事发村里。此时是凌晨时分,在光线和地形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民警们开始搜捕,并产生多次交火。被暗处伏击的警察中有两人殉职。终,犯罪分子的枪管不再嚣张,这个小村也在阳光升起之后不再恐慌。

这就是忠诚卫士的使命,对危难忘情施救,对罪恶无情围剿,此刻的个人安危,却已不再能顾及更多。就在过去的一个月,我们就已闻听到多起警察殉职的噩耗:6月9日,齐齐哈尔民警杨文峰在抓捕杀人犯罪嫌疑人过程中头部中弹,经多方医治无效与世长辞;5月1日,黑龙江鹤岗市发生一起持枪伤人事件,在抓捕过程中,民警陈首杰头部重伤而殉职……

不是他们战斗活力不够,而是在和歹徒搏击过程中,人民警察要考虑到更多周边群众的安危、要制止更大险情的蔓延,在权衡利弊之后,他们只有选择让自己处在危险的边缘,在转身间,把平安的希望留给他人。面对这样的英雄情怀,面对这样的铁骨侠情,我们又怎能不为之动容?!

平安社会,也正是像薛永清这样千千万万的警察共同铸力而成。在社会转型、经济转轨的形势下,矛盾激化有了更多样本。一些人选择铤而走险,站在社会对立面。此刻,维护社会秩序,保护群众安危,是人民警察义不容辞的。然而,因为人们价值取向发生变化,社会道德水准滑坡,使得有种声音在质疑警察的使命性,甚至衍生出“乞丐日赚670元笑警察”的荒诞。

是啊,当被乞丐问到“你一个月累死累活才挣多少钱?”被问到的民警该用怎样的掷地有声给予对方满意的回复呢?答案是不得而知的。但当人民警察因为职责而要面临生与死的选择、要迎接血与火的考验、要承受爱与恨的煎熬之时,钢铁汉子们又从来不会畏缩。站起来是脊梁,倒下去也会成为一条新路。这就是人民警察的回答!

(中国青年特约评论员 谢伟锋)

成都格力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实心棒
养猪场废水处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