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Kik微信等移动通讯应用崛起威胁到传统社

2019-03-12 01:33:00

本文来自路透社站,由新浪科技翻译:

创建个人资料,构建好友络,然后分享照片、视频和音乐。这似乎是在描述Facebook,然而,数以亿计的年轻人正转而通过一批智能即时通讯应用来实现相同目的,这已在北美、亚洲、欧洲蔚然成风。

Kik和Whatsapp即属于这类热门应用,均源自北美的创业公司。但与此同时,韩国Kakao公司旗下的Kakao Talk、日本NHN公司旗下的Line和中国腾讯旗下的,也早已在亚洲市场繁荣壮大。

这些应用融合了文本通讯与社交络的元素,为智能用户提供了一种快捷的渠道,分享文本、照片、YouTube视频等各类内容,不仅脱离了运营商的短信套餐,还绕过了脱胎于站形式的社交络。

Facebook目前拥有10亿用户,仍是全球热门的站,而移动版Facebook也是用户多的智能应用。不过,硅谷投资者和行业观察人士却认为,各类信息应用有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对Facebook的主导地位构成威胁。其中规模较大的几款已经开始成长为功能齐全的“平台”,甚至可以支持游戏等第三方应用。

需要明确的是,使用这类新型信息应用的用户,很多仍然留在Facebook上,表明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短期内不会失去既有市场。该公司还将在本周的发布会上公布与Android有关的,有可能将Facebook的信息工具深度整合到这款来自谷歌的操作系统,也有可能推出一款Facebook品牌。

但投资者认为,新型信息应用有能力取得更大进展。“真正的互动是以自然的对话形式展开的。短信和的用户数多于社交络。如果一家公司能够主导短信的替代方案,便可以获得巨大的潜力。”谷歌风投合伙人里奇·米纳说。他投资了旧金山信息应用创业公司MessageMe。

老牌社交公司优势丧失

Facebook的挑战是如何挽留像雅各布·罗宾逊这样的用户。这个15岁的英国高中生表示,Kik应用大约6个月前在他的好友圈中“风靡开来”,目前仍是他在Android上使用多的应用,因为它提供了一种便利的多媒体信息发送方式。他每天大约发送200条Kik信息。

罗宾逊表示,即使是在他熬夜准备考试时,也会与好友分享家庭作业的照片。

“我们还会整晚躺在床上打,在YouTube上搜索搞笑视频,然后立刻与好友分享。”他补充说,“这很简单,你可以在Kik上轻松实现。”

罗宾逊认为,Facebook在这方面已经开始丧失优势。他发现,Facebook上的互动不如这种实时聊天来得有趣。

自2010年发布以来,总部位于加拿大滑铁卢的Kik已经吸引了4000万用户。融入这场浪潮的还包括两家来自硅谷的创业公司,一家是红杉资本支持的Whatsapp,另外一家则是3月初由一群游戏开发者共同推出的MessageMe。MessageMe已经从True Ventures和First Round Capital等风险投资公司获得了种子投资,号称上线周下载量已经超过100万次。

与此同时,亚洲企业推出了一些全球增速快的应用。腾讯号称拥有4亿用户,远超Twitter。Line和Kakao Talk则分别号称拥有1.2亿和8000万用户,这两家公司都开始拓展美国市场。

讯息应用在移动浪潮中应运而生

信息应用的增长折射出近年来互联使用方式的巨变。在此期间,台式机的上流量趋于停滞,而智能保有量和应用下载量则呈直线增长。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曾经公开将Facebook称为一家“移动公司”,以此强调该公司的发展重点。他去年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至今热度不减的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而该公司也推出了自己的信息应用Messenger,还提供了一整套智能通讯工具。

不过,Facebook已经被迫处于防守地位。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封杀了照片分享服务Snapchat,禁止其使用自家数据,随后模仿了该应用的功能,推出了一款名为Poke的应用,让用户可以发送“自毁型”信息。除此之外,该公司还取消了与MessageMe和Voxer等移动IM应用的数据整合。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还聘请了一些图形艺术家,为Messenger应用设计表情符号和图形,以期模仿广受欢迎的Line。

Facebook早期员工戴夫·莫林三年前离职创办私有社交络Path。去年夏天,他意识到信息功能在智能中的重要性,很快开始整合这种功能。

自从Path今年3月初推出新版应用以来,日活跃用户已经增长了15%。莫林将此归功于的信息功能。“人们使用这个东西的首要原因是什么?”他手里拿着iPhone说,“是打、发短信,是通讯。”

莫林补充说,讯息是“移动社交络的基础”。

向平台挺进

正当老牌社交络纷纷整合信息功能时,新一代信息应用却开始向社交络平台挺进,希望支持各种功能,并激发外部开发者的创新热情。

“社交络有一种经过验证的发展模式:首先打造一个络,然后开发自己的应用,再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早期风险投资公司SoftTech VC合伙人查尔斯·胡德森说。这也反映出Facebook的早期方式,该公司彼时的增长和营收都得益于Zynga等游戏开发商,这些公司为Facebook平台提供了《FarmVille》等热门游戏。

例如,在韩国市场,Android十大收入的应用中,有8款是基于Kako Talk开发的游戏。腾讯也于去年11月宣布,将推出移动钱包功能,方便用户使用购物。在中国,腾讯还通过使用地理定位数据,向潜在用户展示附近商户的优惠信息,以获得收入。

如果这类信息应用能够达到一定的规模,便可以形成一个足矣匹敌Facebook“社交图谱”的络,后者整合了海量的用户关系和活动数据,从而构建了高度的内容和广告传输渠道。

“你通讯簿上的人与Facebook好友和LinkedIn联系人大不相同,这是一种构建强大图谱的理想之地。”红杉资本合伙人吉姆·吉奥兹说。

25岁的Kik CEO泰德·利文斯顿表示,他去年11月开发了一项功能,使得这款服务可以支持外部功能,他还计划在短期内向外部开发者开放该平台。

利文斯顿称,Kik和Whatsapp“正在展开一场争夺,看谁能首先建设起一个平台。

据美国移动应用分析公司App Annie的统计,无论是在iOS还是Android上,Whatsapp都已经成为下载量的通讯应用。该应用已经通过每年1美元的订阅服务实现了盈利。尽管仍对平台计划缄口不言,但有传言称,该公司正在与亚洲游戏发行商展开谈判,计划为用户提供游戏。

吉奥兹拒该报道发表评论,只是表示,由于Whatsapp采用订阅模式,因此不需要通过出售游戏或广告来赚钱。

不过他也表示,Whatsapp团队“花了很多时间来考虑开发者社区问题”。

潜在并购

老牌社交络巨头也有可能竞购这些新兴企业——Facebook已经展示过自己对收购的胃口。

事实上,投资者正在瞄准一系列有利可图的潜在并购,期待能够重演2011年的群组信息应用并购浪潮。

Facebook当年3月收购了群组信息应用Beluga,招募了该公司的创始人,帮助其在6个月后推出了自家的独立应用Messenger。

2010年末,早期风险投资公司First Round Capital投资了GroupMe,这家群组信息创业公司发布短短15个月就被Skype收购。

已经入股MessageMe的First Round Capital合伙人肯特·高德曼表示,从长期来看,市场不太可能支持大量的独立信息创业公司,随着规模的扩大,

Kik微信等移动通讯应用崛起威胁到传统社

他们的实力肯定会越来越强。

“到尘埃落定时,你肯定不希望自己是规模小的那一个。”他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